第13周 感恩節與外來文化

來源: 發佈時間:2018年11月26日 瀏覽次數:301

11月22日,是十一月的第四個星期四,也是西方傳統節日之一的感恩節。

感恩節源於17世紀的大洋彼岸。1621年“五月花號”載着102名清教徒歷經數月的風浪後踏上所謂“新大陸”並決定在此定居。但是在新世界的第一個冬天是格外的難熬:食物缺乏、過度勞累等,僅僅是因風寒感染而喪命的人數都佔了近三分之一。第二年春天,當地的一位印第安酋長馬薩索德帶領着一批善良的印第安人教會了清教徒種植穀物、打獵。在他們的幫助下,倖存下來的來自歐洲的文明使者也都得以在後來的生活中安居樂業,這份恩情從那時起便開始孕育。後來1941年美國正式將感恩節作爲法定節日,感恩節也隨着美國的文化輸出得以流傳至全世界。

一般來說,在感恩節當天,西方人都會舉行家庭聚餐,對親友與摯愛之人表達一年來的感恩之情。在那一天,我們縱然身處學校無法與家人團聚,但不知你是否給有着生養之恩的父母一通電話慰問呢?是否給有着教誨之恩的老師們一聲問候呢?又是否與有着互助之恩的同學和睦相處呢?

感恩節雖是西方的傳統節日,但感恩卻是全世界通用的美德之一。古語云:”羊有跪乳之恩,鴉有反哺之義”。感恩同時也是中華民族精神的重要內容,在當今社會更應將感恩這一優秀品質與國家、社會緊密結合。感恩也是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內在要求:一個人懂得感恩,他纔會明辨善惡,對國家心懷感恩,才能做到愛國;一個國家懂得感恩,那麼它才能在當今世界發展中奮起,方能做到富強。

談到感恩節,便不得不提及諸如”萬聖節”、”情人節”以及即將到來的”聖誕節”等,同樣作爲西方節日的成員之一,但我們可以明顯地看出來相比起其他的洋節來說,感恩節的節日氛圍遠遠不及上述節日濃厚。甚至是不少人對上週四是感恩節渾然不知,沉湎於上個月對萬聖節的懷念與下個月聖誕節的期盼中。

那麼爲什麼蘊藏着如此正能量的感恩節在大衆眼中無論是知名度亦或是影響力均遠不如“聖誕”等洋節呢。究其原因,是社會各方的對兩者宣傳力度差距懸殊。在鋪天蓋地的“聖誕促銷”與賀卡禮物的圍繞中,一句感恩的話語是顯得如此單薄。

正能量與商業利益之間,毫無疑問,社會大衆選擇了後者。在原本“青少年喜歡過洋節”的這個話題中應當在“洋節”前加上“娛樂性”作爲定語。當今青年對娛樂的過度追求對於整個社會來說並不是一件喜聞樂見的事情。在這件事上,往小了可以僅僅是說當今青年觀念較爲新潮,對新事物接納程度高,順應時代發展。倘若是放到社會國家的層面上來談:這側面反映了我國文化實力的脆弱:在我國不少優秀傳統文化面臨着後繼無人的窘境,我國青年卻對本國優秀文化視若無睹,卻對西方的洋節趨之若鶩。

居安思危方能未雨綢繆,在和平年代更不能放鬆警惕。雖然不應將政治意義強加至文化傳播與發展之中。但有關當局仍要嚴格把控西方對我國的文化輸入,反對西方成爲“文化霸權”。這並非杞人憂天,文化是作爲影響國家綜合國力的重要因素。

如今的“聖誕節”早已摻雜了過多的利益元素而失去了原有的純粹。西方洋節在青年羣體的迅速蔓延實質上是西方資本與消費主義在我國精神層次的一次全面衝擊。堅守住社會主義文化繁榮不僅是政府部門的職責,更需要依靠當今青年的力量,這也對青少年明辨是非的能力提出了要求,國家、社會需要當今青年在精神上更加強大。

最後再將話題拉回到“感恩”上來,“感恩”不能只作爲一句口號掛在嘴邊,更應當將“感恩”銘記於內心,付諸於行動,讓感恩之花盛開於新時代社會主義的土壤之上。